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牧之的财经随笔

Individual Liberty/Free Market/Limited G

 
 
 

日志

 
 
关于我

任职于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陆家嘴评论》主编。

网易考拉推荐

大浦东转型需要大举措  

2009-11-07 12:46:17|  分类: 政经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国务院已正式批复了上海市《关于撤消南汇区建制将原南汇区行政区域划入浦东新区的请示》,同意撤销上海市南汇区,将其行政区域并入上海市浦东新区。随后上海市委、市政府举行了有关原南汇区行政区域划入浦东新区工作会议,成立了“南汇区行政区划入浦东新区”联合工作委员会,开始全面承担“划入”过程的工作。

 浦东建区以来,成立金桥、外高桥、张江和陆家四大国资开发公司承担浦东区域开发,十几年的发展,浦东的建设的日益完善,经济总量也占到上海全市的四分之一强。但四大开发集团可运营资源也变得越来越少,尤其是土地资源;浦东要进一步发展,扩容势在必行。另一方面,国务院已批复上海市的“两个中心”(金融、航运)的建设,金融的重心在陆家嘴,而航运的重心则在外高桥与洋山港,其主要空间区位分属于目前的浦东和南汇两个区。而浦东与南汇在行政体制上多有分割,尤其是南汇区并不享受浦东作为综合配套改革试点的诸多政策优势,要发展“两个中心”,两区的整合、南汇入浦东也是势在必然。 

对于南汇区并入浦东的意义,相关上海市领导就在不同的场合都加以强调。俞正声更指出,南汇区划入浦东新区,可以进行通盘考虑要素资源整合、整体建设,也有利于放大浦东综合配套改革的放大政策效应。但尽管如此,大浦东未来怎么发展,目前仍处于摸索阶段。新的大浦东,应该站在何种角度来看待自己的发展、制定自己的发展战略?作为上海加快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核心功能区和主战场,“大浦东”的发展,绝不应该仅仅从上海市的视角来制定浦东的发展战略,更不用提,更狭隘的浦东与原南汇的整合。上海的“两个中心”其立意是国际金融与航运中心,长远来看,“大浦东”是世界的中心,因此其发展战略应从全球视角入手,其借鉴和赶超的对象是伦敦、纽约、鹿特丹、新加坡、香港等。从眼前来看,“大浦东”的发展则应该跳出上海,从长三角、珠三角与环渤海湾的竞争,以调整布局。 

因此,大浦东转型(亦或战略)要成功,首先要明确,大浦东在长三角、中国乃至世界的角色定位,这包括大浦东在在上海市政府的未来工作中的地位与作用,也包括中央层面给予大浦东的政策支持与资源配套的力度。其次则是以推进“两个中心”建设为核心的“大浦东”转型,需要有明确有关的组织机构和配套政策,也就是说需要将中央关于两个中心建设的批复与浦东扩容、综合配套改革试点等框架、提法,明确的政策化、组织化。即上海市及浦东区政府的政策要跟进,主要就是花钱、给资源,来不断地堆积这些事情。还需要组织化,就是有若干个具体的政府机构(也许还需要有非政府的机构来共同)促进这些事情,协调及办事机构不仅仅包括上海,可能还有长三角及中央层面的。当然,所有这些,都需要明确一个基本前提,就是把事情说清楚。这包括三个方面:一,什么是大浦东及其“两个中心”?二,上海为什么需要并且非建不可?建多长时间?三,上海政府、社会、企业与个人,要为此做些什么?付出什么代价?

 

把这些搞清楚了,才能谈“大浦东”应该怎么做?首先是从上海角度,应该加强基础设施建设的区域一体化,如机场、公路、铁路等硬件的建设不仅仅要实现与上海区县对接,更应该与江浙等省市对接,在这一基础上,将产业布局着眼于长三角以及中国,勇于放弃部分制造业,通过产业辐射与转移,与江浙实现经济一体化,通过服务长三角和全国的制造业,其发展所派生出来的需求——金融与航运,自然可以促进“两个中心”的发展。 

其次是,生产要素需要进一步自由流动,尤其是长三角区域内的劳动力跨区域流动,这需要推进长三角各个省区公共服务一体化,上海需要降低落户标准。从另一层面来说,浦东的经济集聚程度相比纽约、东京等还远远不够,需要大量的劳动力,浦东要发展“两个中心”,推进现代服务业,都要求服务业的供给者和消费者在空间上距离短,而限制人口增长、放慢经济集聚速度,不仅延缓了“两个中心”的发展进程,也加快了上海人口老龄化的速度,未来养老的难度越来越大,这将进一步拖累“两个中心”的建设。 

最后,大浦东要转型、两个中心要建成,上海要有大气魄、大举措,要改变自己的经济增长方式和转变政府职能。与珠三角的民营企业、中小企业为主的经济模式不同,上海,尤其是浦东,经济主要以国有企业、外资企业为主,通过政府推动、政策优惠搞项目成为浦东发展的动力源之一,或许在基建与制造业的发展,是具有其优势的,但到了现代服务业的阶段,未必有效。在后工业化阶段经济发展中,现代服务业兴起,大部分中高端服务业,比如教育、金融、物流、医疗、艺术、传媒等行业,与大脑、与创造性紧密相关,放松管制是激发其主动性的最重要的手段。目前浦东新区在多年试点先行的政策下,已经形成相对的小政府大社会的运作模式,未来南汇入浦东的转型中,如何消化及调整南汇相对较为庞大的政府是一个难点。更为重要的是,未来大浦东如何进一步体现国务院指示的“精简、统一、效能”,如何转变政府职能与经济增长模式,这才是大浦东转型成功的最重要的因素。

  评论这张
 
阅读(18462)|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