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牧之的财经随笔

Individual Liberty/Free Market/Limited G

 
 
 

日志

 
 
关于我

任职于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陆家嘴评论》主编。

网易考拉推荐

上海国际金融中心需要全国统筹  

2009-11-07 12:45:08|  分类: 政经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继3月25日国务院批复上海关于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的方案,5月,上海市提交的《关于撤消南汇区建制将原南汇区行政区域划入浦东新区的请示》再获国务院通过,俞正声指出,南汇区划入浦东新区后,有利于放大浦东综合配套改革的放大政策效应,更有利于“两个中心”的建设。

建设国际金融中心是谁的事情?早在1992年春天,邓小平即提出“金融很重要,是现代经济的核心。上海过去是金融中心,是货币自由兑换的地方,今后也要这样搞。中国在金融方面取得国际地位,首先要靠上海”,由此也启动了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进程。在此思想的指引下,1992年10月中共十四大明确提出要以上海浦东开发为龙头,尽快把上海建成国际经济金融贸易中心城市之一。可以说,这时上海要建设国际金融中心是中央与上海的共同意愿。那么通过十几年的建设,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现状究竟如何?长期以来,这一战略只见提法或口号,并没有具体实施的路径。一个突出问题是上海市地方政府对此颇为热心,但中央政府虽有此意,却不明确,一直未能纳入到国家战略的具体实施中,更谈不上相应的体制与政策的特殊安排,形成了“地方热心、中央冷淡”的局面。

近几年来,北京、天津与深圳等地成为上海作为金融城市的竞争对手。京、津、深等地均出台政策与措施,以吸引金融机构、人才,推动当地金融中心的建设,中央金融决策部门对此多有含糊。综合多种迹象,我们认为虽然今年3月份国务院批复同意上海的“两个中心”建设,但未来中央的资源和政策扶持力度未必会对上海有太大的倾斜。2008年7月,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听取上海方面相关工作时一方面指出,上海要把金融发展放在更加突出的战略位置,推进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建成东北亚国际枢纽港。另一方面也指出,建设上海国际金融中心是国家的战略任务,国家要加强协调和指导,但主要还是靠地方。

但,我们认为中央政府需要重新审视中国的金融战略,这包括两个层面的问题:中国应该如何推进金融改革进程与中国如何在国际金融市场占据有利地位。目前中国金融还处于金融发展过程中的初级阶段,投资、经贸活动还难以充分得到金融市场提供的金融服务支持,实体经济部门的发展受到很大的制约。另一方面,随着中国经济金融市场逐渐开放,有维护区域金融稳定、金融制度与国际接轨、实现国家金融战略等方面的压力。这些都需要决策层进一步推进金融改革与金融开放。但在市场未规范的情况下,这一要求是无法单靠理论设计来完成的,需要在实践中不断加以校正和调整。

以中国渐进式改革的经验,以试点的形式,从点到线,最后再拓展到全局,仍是金融改革未来的路线。既然如此,上海便是中央进行金融改革试点的不可或缺,以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为契机,扩大上海作为金融改革试点的功能,以此带动中国整体的金融改革,这一策略应该成为中央金融决策部门的首选策略。另一方面,也是小平同志所说的“中国在金融方面取得国际地位,首先要靠上海”。目前上海金融市场是中国金融最具活力的地区,除了齐全的、多层次的市场体系外,上海的金融人才、政府效能等金融生态也优于国内其它城市,中国金融要走向世界,也应该从上海入手。

明确了上海国际金融中心“既是上海的,也是全国的”这一命题以后,我们认为,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不论出于试点改革对中国金融改革的推进,还是上海金融市场的完善对中国金融国际地位的促进作用,中央政府都应该尽力的协助上海市促进这一进程。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中央与上海两级政府应该如何实现这一目标?

从小处说,李扬、方星海等学者认为,上海亟需在高端金融人才引进与培养、金融产品创新以及法治环境完善等方面做出改进,上海市地方政府已经在这些方面有明显的努力。然而我们认为,从微观上讨论措施很难挠到问题的痒处,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是一个战略问题,中国宏观层面的阻碍不清除,微观努力的作用微乎其微。参考李扬等人在微观方面改进方向的建议,我们认为宏观阻碍的消除努力可以从两个方面入手:分权式金融管理的制度安排、全国统一产品和要素市场的建设。

具体而言,中国金融是典型的垂直管理,金融立法、执法等权力均属于中央政府,地方的声音很小。高度中央管制的金融行业,强调与监管机构密切沟通的环境中,如果不落实上海在金融立法、管理职能等方面的需求,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就无从谈起。更基础的层面来说,全国统一的产品与要素市场的完善,是上海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前提。不打破区域产品市场与要素市场的分割,上海与其它城市就无法完成产业转移与辐射,全国的资金也不能有效的集中于上海,更不能通过金融市场的配置功能,服务于全国的金融融资需求。更别提户籍政策、土地政策等造成劳动力、建设用地指标等在区域之间的流动不畅,这些都是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过程中的障碍,也非一省一市的努力可以解决。换言之,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要成功,必须要有中国整体宏观体制改革的配合,并非简单的政策扶持上海就可以完成的。从这一意义上来说,上海在建设国际金融中心上要向纽约、伦敦、香港学习的经验,并非上海一个城市想学就可以学到的,这需要中国整体市场完善与体制改革进行配套。

在中国金融走向世界的背景下,我们期待中央政府能以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为契机,并且着力加快中国金融制度改革与全国性的产品、要素市场的统一,通过中国整体金融的市场化、效率化,来带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以此形成“上海先试先行”与“全局体制改革统一”的互动。这其中的意义要比单纯用优惠政策扶持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要大的多,也是中国式渐进式改革应有之义。

  评论这张
 
阅读(1776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