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牧之的财经随笔

Individual Liberty/Free Market/Limited G

 
 
 

日志

 
 
关于我

任职于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陆家嘴评论》主编。

网易考拉推荐

转型迷局:当前中国的双重影像  

2009-11-07 12:40:42|  分类: 政经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0年前的12月18日,中国共产党的第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2008年的12月18日,中国共产党的总书记胡锦涛,在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大会上说到,“今天,13亿中国人民大踏步赶上了时代潮流,稳定走上了奔向富裕安康的广阔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充满蓬勃生机,为人类文明进步做出重大贡献的中华民族以前所未有的雄姿巍然屹立在世界东方。”中国近三十年的经济奇迹毋庸置疑,最为显著的标志就是长期稳定的高速的GDP和居民收入的增长率,大量的绝对贫困人口的消失。

 

但就表面上看起来,2008年也可能是中国改革的一个转折点,2008年8月18日出版的《财经》杂志将“北京奥运会”定位为“中国从贫困孤立中突围至今30年成就的加冕礼”。似乎中国一跃成为大国。但这并不是全部,2008年下半年,多年不提的经济增长“保八”政策再次被当作政治任务层层传达,种种迹象深刻地表明,中国仍然只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从人均GDP、居民生活质量等方面来看,中国还远不及巴西、俄罗斯等国家。中国是真实的“奇迹”还是虚幻的“神话”?这构成了近几年国内外对中国认识的双重影像,引发了大量的争论。

 

如何理解中国近三十年的变化?从制度转型的角度来看,可以分为三个层次,即经济自由化、政治民主化、对外开放等制度变迁和相应对的社会转型的复杂过程,这其中就涉及到转型的策略(或者说改革的次序或重心)。众所周知,中国的转型策略是“摸石头过河”,被动的在危机中推进改革。林毅夫在总结中国改革经验时将其表述为,中国的经济改革通常都是以改进激励机制入手,随后通过新的市场机制中的增长及其对其它方面改革的要求,将改革本身推进到资源配置制度和宏观政策环境方面。这与马克思和新制度经济学派的主张相近,经济发展了,经济基础变了,上层建筑就必须随着经济基础的变动而不断进行制度创新,以法治来界定政会和各经济主体的权利和义务的需求也会越来越强,以保证原有制度不成为经济发展的制约因素(也就是说经济发展可以倒逼政治改革、社会转型,以完成转型全过程)。更有甚者,则认为经济发展是最需要重视的问题,只要能推进经济发展,其制度就是好的制度。

 

但经济发展(或者说是经济转型)是不是转型最核心的问题?是不是经济发展了,其它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虽然这些问题并没有统一的认识,但近十几年来,党和政府的执政策略就是依靠经济的高增长来缓解体制结构性问题,高速的经济增长不仅可以解决每年新增的巨额劳动力,带动全体人民收入的增长,也用来满足人们的文化、精神等方面的需求,高速的经济增长也可以保证政府有足够的财力缓解各种不平衡,以人们对未来的良好预期保证社会的安定。

 

但现在的问题则在于两个方面:第一,经济增长是否可以长久地保持当前的速度?第二,即使当前的增长速度可以维持,经济发展真的是转型最基础性的因素、最根本的需求吗?

 

首先,从改革开放以来的视角来看,中国自1996年第三轮软着陆式的宏观调控生效以来,到现在已经经历了一个完整的经济周期。过去的十几年,经济增长长期稳定在8%—12%间,是中国近三十年以来经济增长的最佳时机。而目前呈现的经济萧条的迹象,以及其中隐藏的危机则显示,这一增长的最佳时机可能成为历史。这些将严重制约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长的速度,未来的经济发展之路是否顺利,取决于本轮经济萧条期间的政治、经济与社会的结构转型是否成功。随着改革成果惠及人群的不断扩大,渐近式的经济改革产生的动力逐年减弱,与当前阻碍改革的既得利益群体实力相当,已经无法继续林毅夫所说的经济转型倒逼政治转型的局面。可以说当前的经济改革已经挖掘了现有政治体制内的最大能量,余下的难点集中在收入分配、国企垄断、宏观经济决策模式等与政治体制勾连甚深的领域,在政治转型没有进展的前提下,经济增长是不可能有起色的。

 

并且当前经济、社会中存在了大量的隐患,如“经济增长方式导致的环保、低劳动保障等社会成本越来越高”、“与城市化和工业化有关的侵犯农民等弱势群体利益”、“区域发展不平衡和贫富差距较大”等问题,这些也直接制约了经济增长的速度和收益。2007年,党的十七大报告中,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代替了“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这里的“经济发展”意指“有质量的经济增长”,也体现了这一问题的严重性。但这恰恰是以经济增长为核心的转型的结果,在转型策略未发生改变的情况下,这种局面只会越来越严重,而不是有改变,这势必制约着未来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最明显的例证就是去年10月份“四万亿”出台以后,为了刺激经济增长,先前力推的“节能减排”工作已经处于停滞或倒退的状态。

 

其次,即使我们假定经济增长可以长期保持8%-12%的高速增长,那么转型是否就可以顺利依次完成?这恐怕也是一个难以完成的任务。其一,可以说,三十年的中国改革,人民的物质生活、言论自由、政治民主均得到了极大的改善。但也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人们却越来越感觉贫富差距在拉大、言论受到管制、政治生活不健全等。这是因为经济的发展,导致人们获得信息更加方便、对世界的认识也更加全面,基于人天性中对平等的追求,其对自身弱势的处境和和不公平的社会地位也就更无法忍受,并且这种感觉的落差会随着经济发展而进一步扩大。

 

另外,随着经济发展的推进,人们收入的提高、生活条件的改善,人们的消费偏好也在逐步的改变,从早期的满足于温饱,到对适宜舒服的生活环境向往,对安全的饮食卫生、交通、生产环境的追求,对便利、可靠的社会保障系统、基础教育等公共品建设和公共服务的提供的依赖。更进一步,除了物质的追求以外,人们对政治生活、社会氛围等更高层面的要求也逐渐变多,这些也远非经济增长本身可以解决的。

 

转型国家的经验表明,转型的进程一旦启动,即不可逆转,就中国自身来看,转型所产生的收益必须满足人们的预期才能保持社会的稳定,从全球视角来看,自二战以来,经济自由化和政治民主化已经是潮流,作为中国不可能长时间“别具一格”。而高速增长的“中国奇迹”既不可持久,也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当前所面临的种种危机。站在历史的转捩点上,我们从后往前看,中国的未来究意是另一种“中国奇迹”还是破碎的“神话”,这有待于决策者和全体中国人的明智选择。

  评论这张
 
阅读(1794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